苏允别SY

♪苏允别♪=SY
拖延症晚期无法治疗
文废ps废努力修炼中

💛戀與製作人=李澤言
✨凹凸世界=凱莉
🌠bpro=阿修悠太
👑月歌=霜月隼
🎉以及全世界最好的張繼科

平乐 肖戴 米英 嘉瑞 安雷
❗❗cp洁癖❗❗

全職已退坑

🌸聊以自娱🌸

【双花】我可以借住在你家吗

*人类孙×树精乐
——————

1.
孙哲平是上个月月初搬到这里来的,原因没别的,只是因为这个路段够清净,不会有车辆此起彼伏的鸣笛声,邻里间的吵架声,或者是楼上的钢琴声打断他写作的思路。

2.
新家的院子里种了一棵玉兰,坐在书桌前,抬起头就可以透过窗子看见它凌空伸展的枝干。
孙哲平偶尔思绪堵塞,因不知如何下笔而烦躁时,抬起眼看向那棵玉兰,总会奇妙的平静下来。

现在还不到玉兰的花期,粗壮的枝干上没有盛开的花朵,只点缀着些许含苞待放的花蕾,在一月的寒风中摇晃着。

3.
清晨,孙哲平准时来到书房,准备开始新一天的工作。

昨晚纷纷扬扬地下了一场大雪,今早骤雪初霁,阳光凿破云层洒向大地,热度却仿佛被冰雪冻住似的,一点温暖都感觉不到了。

孙哲平随意地拉开书桌前的窗子,希望可以有呼啸而至的寒风让自己清醒一下。
然而刺骨的寒风没有来,反倒是钻进来了一小段玉兰枝干。枝干上托着一团白茫茫的雪,正簌簌地往下掉着雪花。

孙哲平惊讶地看着这一小段自主钻进房间的玉兰枝干,不自觉地伸出手触碰了一下前端小巧的花苞。
枝干抖了抖,雪花掉落的更多了。

4.
今天的天气实在是太冷了,虽然玉兰仍在风中保持挺拔的姿态,实际上住在这棵玉兰里的树精张佳乐已经冻的瑟瑟发抖。
夜幕缓缓褪去,太阳从地平线上爬起来。他本觉得阳光照射下来就不会如此寒冷了,然而昨天下过雪的清晨,即使太阳显得比平时更耀眼,却是没什么温暖的感觉的。

张佳乐坐在花苞里把自己团成一团,无奈之下只得做出了钻进面前这栋人类房子的决定。
和这位人类做了一个月的邻居,张佳乐知道他会在早七点半准时来到面前的房间拉开窗户。

5.
作为一个作家,孙哲平有些超出常人的想象力。

他低头看着面前的枝干,自言自语道:“你是自己钻进来的吗……果然今天非常冷啊,”孙哲平抬起头望向窗外,“你是怎么自己钻进来的?也许是……精灵之类的?”
孙哲平说完,自己都笑了起来:“精灵?不存在的。”

他没想到的是,花苞里传来轻轻地一声“你看得到我?”

6.
花苞打开,从里面钻出一个挥舞着翅膀的小人来。
“你看得到我?”张佳乐飞到孙哲平面前再次询问。

孙哲平皱眉看他,“你是什么……呃……物种?”
“精灵啊,如你所见。”张佳乐的翅膀挥舞频率更高了些,“虽然只是个没有魔力的树精……”

孙哲平紧皱的眉头并没有松开,他对面前出现的这位小人自称的精灵依然持怀疑态度,但是他的亲朋好友似乎并没有对他做这种恶作剧的必要。

“姑且认为你是好了,所以你为什么要来我家?”
“不需要姑且认为,因为我就是精灵,”张佳乐说到“精灵”两个字时语气加重以做强调之用,“至于我为什么来这里……因为外面实在是太冷了。”

“精灵会怕冷吗?”
“至少我会。”张佳乐抖了抖翅膀。

“你可以变成人类的形态吗?”
“等到玉兰开花就可以了,然后到下一个冬天就要维持精灵形态啦。”张佳乐张开手臂表示人类的身高,“对了,这个冬天比往常都要冷,我可以借住在你家吗?”

7.
得到了房子主人的许可,张佳乐这个冬天总算是有了一个温暖的栖息之地。

“那个……那个……那个人类,你家有地方放我的房子吗?”张佳乐抱着比自己还要大的花苞冲孙哲平喊,“那个”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并不知道他的名字,只好喊道“那个人类”。

孙哲平好笑地看着张佳乐,指了指书架上的一个透明玻璃盒,“那里可以吗?还有,我叫孙哲平。”

张佳乐抱着花苞,有些艰难地挥舞翅膀朝书架飞去,孙哲平看不下去了,干脆摊开手心。
“过来。”
张佳乐乖乖地飞过去,坐在孙哲平手心里安全到达目的地。

“这个大小刚刚好。”张佳乐把花苞放进去,抬头看向孙哲平,“谢啦大孙,我叫张佳乐。”

8.
至此,张佳乐成为了孙哲平的室友。

9.
“大孙你在干什么?”

张佳乐挥着翅膀满屋子闲逛,最后还是飞回了书房找他的新朋友。

“工作。”孙哲平头也不抬地回答。

张佳乐飞过去坐在孙哲平肩头,好奇地盯着屏幕看。

不过很显然地,阅读人类的汉字对于一只精灵来说困难了点——

孙哲平小心翼翼地把在他肩头上睡着的张佳乐捧进手心,放回他的新住处。

10.
孙哲平发现张佳乐其实可以在任意植物里出入,不仅局限于玉兰。

这也就导致了——

“嘿!早上好!”
张佳乐猝不及防地从电脑旁的仙人掌里窜出来朝孙哲平问好。
专心打字的孙哲平手一抖,文档里出现了一串乱码。

或者——

“嗯?为什么感觉土没有湿?”
孙哲平举着喷水壶,茫然地看着花盆。
“啊啊大孙,你下次不要浇那么多水啊。”
张佳乐摇摇晃晃地从花里飞出来,“帮你,啊不对,帮花喝掉啦,你下次要少浇点喔。”

还有这种情况——

一株星美人从他的眼前飞过。
一株蓝石莲从反方向飞回去。
“好了乐乐,别玩了。”

啊……看来这种情况孙哲平先生已经习惯了呢。

11.
四月,送走了春寒料峭,阳光总算是和煦了起来。
窗前的玉兰开花了,明艳动人,煞是好看。而张佳乐也正如他所说的一样,可以变换成人形了。
冬天悄然离开,他本也应该回去了,只是孙哲平和张佳乐谁都没有提起这件事,似乎两人全都忘记了。

12.
八月份的某天清晨。

孙哲平起床,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在餐桌前看到那只精灵的影子。
他没在意,只当是张佳乐又一次的恶作剧。

——直到孙哲平看到书架上的玻璃盒。

盒子里的花苞消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写着奇怪符号的纸条。

13.
三天之后,张佳乐依旧没有出现。

孙哲平这才确定,张佳乐真的已经离开了。

没有人再突然从仙人掌里冒出来向他问好,没有人再偷偷喝掉他浇给盆栽的水,也没有人再钻进多肉里操纵它们转来转去。

孙哲平抬头看向窗外那棵玉兰,心里空落落的。

他不是没去找过张佳乐,然而任凭他怎么呼唤,那只精灵就是没再出现。

微风吹过,只有树叶沙沙作响。

——仿佛那段时间只是个梦。

14.
大概是喜欢他了吧。

15.
白驹过隙,纷纷扬扬的一场大雪宣告着又一年冬天的到来。

孙哲平随意地拉开书桌前的窗子。

“这个冬天太冷啦,我可以借住在你家吗?”
钻进来的玉兰枝干前端托着一个小巧的花苞,里面传来轻轻的一声。

孙哲平笑了。

“当然可以。”
“不仅是我家,你愿意住进我的心里吗?”

16.
很久后。
“乐乐,当初你留下的字条上面写了什么?”
“你居然还记得……我们的语言,你当然看不懂。”
“是啊,我还记得。所以到底写了什么?”

……

“写得是……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———— FIN ————

评论(2)

热度(52)

  1. (´・ω・`)苏允别SY 转载了此文字